促进各国经济发展

2020-06-26 14:46

从能源安全需要出发,西部开放有利于扩大陆上周边油气共赢,提供发展所需的各种能源资源。我国周边国家资源丰富,环里海地区有望发展成为与中东海湾并驾齐驱的世界级能源供给中心。今年10月中缅天然气管道干线全线建成投产,标志着我国在东北、西北、西南陆上和东南海上四大油气进口通道的战略格局初步成形,前三条通道明显地缓解了我国对中东石油和马六甲海峡的依赖程度,为未来能源安全奠定了坚实基础。

上合组织集中了“金砖五国”中的3个大国及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其战略利益、战略理念与战略需求较为相近。通过西部开放,有望将上合组织打造成为一个新兴国家集合体、新兴大国战略协作平台,发展成不同于西方世界的国际政治力量。因此,向西开放与东部沿海开放相结合,可以最大限度地释放我国陆海兼备的地缘战略优势。(记者 王鹏权)

从世界格局来看,西部进一步开放有利于中国在推动西部周边安全稳定上发挥负责任大国的作用,打造西部周边“战略稳定带”。王海运认为,通过西部开放有利于强化上合组织建设,为我国国际战略运筹提供重要支撑。

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以来,西部地区综合经济实力大幅跃升。但是受地理环境等因素影响,我国对外开放和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仍不均衡,与东部沿海地区相比,西部地区的开放规模和开放质量都处于较低水平。因此,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最大潜力在西部,拓展开放型经济广度和深度的主攻方向在西部。西部开放战略能否顺利推进,直接关系到我国成长为世界强国的进程。

在西北方向,中亚国家近年来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不断提升,市场机制不断健全,投资环境逐步改善,招商引资力度也在进一步加大。不断加强的通讯、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使其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国际金融机构不断加大对中亚五国的投资力度,势必进一步改善中亚的投资环境。

在长期建设新亚欧大陆桥的基础上,我国领导人创造性地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得到了中亚与中东欧诸国的积极响应。被誉为“新丝绸之路”的新亚欧大陆桥,将使亚洲陆地运输到欧洲的距离比海上运距缩短5000海里,运费和时间分别节省20%和70%左右。为了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我国与中亚及中东欧各国的外交活动更加密集、更加务实。

在北部,俄罗斯试图主导的欧亚经济一体化战略,尤其是其开拓亚太能源市场和重建非资源类经济体系战略构想的实现,都离不开中国巨大而稳定的市场需求以及资金和技术的支持。这为中国通过上合组织,以及利用和搭建其他次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加强与中亚国家合作,以及中俄合作共同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提供了契机。

西部开放符合世界经济大势

编者按 一段时间以来,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央领导多次提到要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等战略构想,我国与中亚、中东欧、东南亚、南亚等地区的合作进一步扩大、深化。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提出,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这些新理念和新部署均表明,中央对西部开放高度重视,对开放成果寄予厚望。

位于重庆沙坪坝区的团结村站,是“渝新欧”国际铁路大通道的起点,也是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所在地。

从传统安全需要出发,要有力打击“三股势力”,需要通过加大西部开放加快西部发展,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双边与多边安全合作。

西部开放拓展中国发展空间

我国本身也将成为西部开放战略的极大受益者。无论从经济发展还是从政治与安全战略出发,亚欧大陆发展都会为中国提供广阔的回旋余地。正如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所言,西部开放对于扩大我国地缘经济、地缘政治、地缘安全利益均可起到重要作用。

打造西部开放经济带

王海运认为,未来如能在亚欧大陆中部建立起一个广泛参与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机制,甚至有可能引起世界经济版图的重大变动,为营造21世纪新型国际经济秩序提供重要支撑。

我国是典型的陆海复合型国家,西部方向边界漫长,邻国众多,理应成为建设“和谐周边”的重要方向。

在美欧国家经济不振的情况下,亚欧大陆多条经济合作带的构建,可以为我国商品出口开辟新的战略方向,加快我国产能与周边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相对接的步伐,为我国产业转型拓展空间,并使我国经济与亚欧大陆乃至欧洲经济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同时,西部开放有利于巩固我国西部发展的外部依托,将新疆等西部省区打造成为具有强大辐射能力的亚欧大陆金融、物流中心,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降低我国对外经济活动对海上运输的过度依赖。

我国的西部开放战略势必成为推动这一趋势的巨大动力。我国西部与中亚、南亚接壤,与欧洲、中东遥相呼应。正在搭建的新亚欧大陆桥,将促使内陆地区商品、资金与技术流动更加便捷、频繁,推动产业在地区内部优化整合,促进各国经济发展。

随着西部开放战略的实施,我国与有关国家在资金、技术、物流等领域的合作不断深化,在周边地区建立起多条幅员辽阔、造福多国的“经济合作带”。

“和谐周边”重要方向

从发达国家聚集的西欧,到历经二十余年转型的俄罗斯、东欧和中亚,再到中东与南亚、东南亚,亚欧地区蕴含着巨大的市场空间、能源储备与投资机会。与欧洲相比,亚洲内陆经济一体化的红利仍然有待开发,产业、资源、技术等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将促使地区经济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这一前景即将在各国加强合作的氛围中逐渐变为现实。

我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开放促发展、开放促改革潜力巨大,对于发展相对滞后的西部来说,更是如此。汪洋副总理前不久明确指出,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最大潜力在西部,拓展开放型经济广度和深度的主攻方向在西部;西部开放型经济发展正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即将迎来加速发展的黄金期。在这一背景下,西部各地也加紧谋划部署,掀起打造西部开放升级版的热潮。

构建互联互通的国际大通道是西部开放的支撑条件。当前,中国正在通过渝新欧铁路、中吉乌铁路、中巴伊铁路、中塔公路、中吉乌公路、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和上合组织信息高速公路等项目建设,从南、北、中三个方向全面打通亚欧大陆桥,促进亚欧大陆的经济整合。

从葡萄牙里斯本到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这片广袤的亚欧大陆曾经被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视作地缘战略大棋盘。在《大棋局》一书中,他认为这里是决定今后世界稳定与繁荣的关键地区与中心舞台。这部发表于20世纪90年代的著作之所以畅销至今,不是因为作者布热津斯基曾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而是因为他对亚欧大陆的重视至今仍然富有启示。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研究员刘卫平认为,我国之所以应该加速向西开放,推动亚欧大陆经济整合,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符合世界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到21世纪中叶,世界上前7大经济体中很可能有3个位于亚欧大陆,这一趋势成为可有效利用的重要的结构性条件。如果中国从东部、印度从南部、俄罗斯从北部,加上德国从西部推动的话,整个亚欧大陆将成为21世纪国际政治经济最重要的舞台。

在西南方向,印度、巴基斯坦是近年来发展迅速的新兴市场国家,缅甸近年来大力推动开放型经济改革,吸引了大量外资。穿过南亚,中东地区仍是我国主要的能源供给方。通过西部开放加强与南亚和中东各国经济的融合,有利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利用好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设想中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将成为连接东亚与南亚的重要通道。2013年12月,孟中印缅联合工作组在昆明召开首次会议,研究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具体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