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更喜欢用csr从业者这个概念

2020-07-15 16:00

首先是活力,一个专业论坛或社群的活力在于信息的更新和思想的碰撞。熟人圈处久了就会

稳定的组织管理团队:为保证交流效率和产出,各自组织都有相对明确的管理章程和措施,比如各个群都有迎接新成员的指南贴,也会定期清除所谓的“僵尸id”和“推销id”。

孵化器: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不可能由一个单独的csr部门或职能来实现的。csr在未来企业管理架构中应该更像是一个责任意识和能力孵化器,比如:通过编制和发布企业责任报告引导企业责任绩效指标和利益相关方需求与期望的接轨;通过企业公益慈善和志愿者活动,建立企业整体从业者的责任感,感受企业的关爱理念,并把这种理念传递给社区与消费者等等。

由此可见,csr与企业核心业务融合越紧密,投入产出的商业和社会回报价值越高,引发变革与创新的机会就越多,从业群体的生命力也就越强。

中国本土企业和海外企业在本地产业链和供应链方面已经有多年的商业合作与积累。本土企业社会责任合作也应该从企业为中心(corporate-centric)责任项目向议题驱动(issue-driven)的产业链供应链责任合作扩展,发挥商业伙伴在其本土市场和社区的优势实现国际上的共赢伙伴网络。

四、 广泛跨界的利益相关方参与群体:组群成员从企业职业经理人扩展到公益组织从业者、行业专家学者、媒体从业者、政府职能部门工作者等。

* 将中国传统责任理念和价值体系融入国际通用体系中,并通过当地合作伙伴调整话语体系,用当地所理解和认可的话语体系传递关键信息。

催化剂: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开始在战略和运营层面全面引进企业社会责任理念、设计与指标体系。商业成功与解决和满足社会需求密不可分,良好可靠的品牌形象非常重要,而企业责任与核心业务的深度整合可以让企业获取更全面和精准的利益相关方需求,继而在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包括研发、设计到生产、销售乃至回收环节中,最大化其投资的商业回报(roi)和社会回报(sroi).

csr从业者自组织因其群体的广泛性和交流互动的深度使其成为一片无形但透明的资讯网,让企业与公益组织的对接与合作伙伴关系,从“珍爱网”、“非诚勿扰”模式转向“人肉大数据”模式。企业在选择公益伙伴和项目方面不再盲目依赖传统公关公司和媒体策划。以前企业与公益组织之间的交流很多时候是雾里看花,企业传统的尽职调查,不能真正的达到双方深度了解、彼此有效合作的一个完美状态。而通过这种自组织群,每个机构都有机会去接触更多的企业,每个企业在选择公益伙伴的时候,都可以有更多推荐,更多熟人的背景调查,对彼此双方的合作契合度、专业度,甚至对对接人的风格气场都有更深入的了解。收费的服务将被专业、高效而又免费的公益智库所替代,几十年来企业和公益组织一直是先结婚后恋爱的旧格局将很快会被彻底打破。

从一开始松散的白领微信熟人圈,到以北上广三地为基础快速崛起的经理人自组织,企业社会责任领域的从业者正以滚雪球的方式迅速壮大起来。比较具有影响力的三大自组织分别是北京的aba爱吧(225位成员),上海的csr微客(460位成员),广州的粤玩粤好csr(141位成员)。此外还有上海合规经理人专业讨论群,以及与可持续发展、企业社会责任、公益慈善相关的各类智库型或平台型机构发起的交流群,比如商道纵横发起的cro论坛(223人)等。

身边常常会遇到的一些ngo伙伴习惯性地认为企业必须接受ngo的语速和思维模式,对方不懂或反应迟钝,就激烈地质疑费厄泼赖。一些企业csr从业者喜欢惯性地认为ngo伙伴都是他们的“伙计”,颐指气使,而忘了企业社会责任的成败在于执行个体的素质。我看到的许多组群争吵其实是鸡同鸭吵,浪费了彼此的时间和感情,浪费大家的心情和流量。我一直认为csr从业者要跟着专业社区伙伴去基层,ngo从业者跟着商业搭档了解行业与产品,要读懂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一个卫道士是无法成为真正的布道者的。

区别于相对松散的微信群,这些企业社会责任从业者自组织具备了有关“组织”的一些共性:

csr微客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的这近五年历程中,伴随着群友和志愿团队的有欢乐,也有 “成长的烦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上海csr从业者自组织的形成更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在特定地区自然形成和进化的产物,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地缘和地利吧。

几年前当人们谈起mnc(跨国公司,multi-national

*

明确的组织愿景和行动目标:北上广三地csr从业者自组织都以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建设和交流为主线来制定各自的工作重点和活动的主题与形式。

一个行业的形成,一个企业的成长归根到底离不开人。作为半个职场老兵,我每每欣慰得要掉眼泪的就是如果商业这个所谓的名利场不会堕落,除了监管者的大棒和监督者的芒刺,那就是这个新兴csr从业者群体的执念了,这是一群在名利场奔跑的阿甘。正是这些“阿甘们”所秉持的社会责任心和努力付出,使越来越多的csr从业者的专业能力和水平在“零成本”的前提下得以迅速提升。

我参与过的朋友圈或多或少都经历过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局面。用“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形容上海从业者群其实并不贴切,这里更像是“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守候”,家人的亲情,对企业社会责任这份职业的热情,这份职业给从业者本身不断带来的思考和启发,让这个自组织志愿管理团队在不断的辩论、妥协、理解、解决的过程中更有凝聚力。更令人惊喜的是,在三年前我接触的csr职业经理人里中高层职位还比较少,而近几年越来越多企业内决策者和决策影响者开始带着热情和兴趣积极投入到csr自组织活动中,这是多么令人鼓舞的一个趋势啊。

一、

“csr思想实验室”微信群也过渡成以“价值愿景-影响力-职业发展(vic)为定位,”以人为本“的csr从业者自组织——csr微客。csr微客发起人,博然思维合伙人吕建中博士在今年一月份年会上回顾五年来的成长过程时提到:”这是一段历程,一段特殊的旅程,它,润物无声,从未放弃,它,阳光温暖,执着进取,它,

2015年6月28日北上广三地csr从业者自组织代表在北京召开了首届中国csr经理人研讨会。

三、

is dead.

还是以上海为例,早在2007年就发布了全国首个政府推动的中英文双语企业社会责任指南,面向所在辖区的中资和外资企业输出了企业社会责任推进体系、标准和实践指导。同时,上海欧盟商会、上海美商会、荷兰领馆等涉外商会和机构又是外资企业向中国引进企业社会责任与可持续发展的主要交流平台。而越来越多的五百强跨国企业也把上海作为其亚太区总部。这意味着资源的投入,这种资源不只是投资,而是最先进策略的试点。我先后就职于三家全球五百强公司的csr岗位,差不多每三到五年就会有新的全球策略出台,而总部以外率先尝试落地的就是中国和印度。我全程参与和见证了我所在企业从战略公益到战略csr再到创造共享价值(csv)一系列变革和转型的过程,而我身边也有越来越多的同事同仁在经历着同样的过程。

我认为这几年csr从业者群体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成长,除了借力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技术平台的发展,更得益于中国所经历的一个重要转型期,包括经济向环境友好与可持续方向的转型,从国内市场向国际市场的转型,从价值输入到价值输出的转型。简言之,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我个人理解这几年作为一个运行良好的自组织或微信社群,csr微客的成功在于定位中有“水的哲学”,它可以变化形状或形式适应不同的环境,也可以滴水穿石或融会贯通地改变外界。csr微客成员里成员年龄从60后跨越到90后,职业囊括三大社会部门,级别从总裁,中层管理到职场新兵,分工除了csr还有合规审计、供应链、ehs、政府关系、公共事务、品牌传播、人力资源等等。企业社会责任对于这个组群而言,已经远远超越一个所谓csr经理的工作职位描述,而成为一种工作思考,判断以及行动的参考规则或指导理念。所以,我更喜欢用csr从业者这个概念。

优化器:csr从业者让以前泾渭分明的各个职能部门之间的协同更加有效,因为csr更加注重商业与社会议题交集的领域,企业各部门如何能够从全局观高效调度和使用资源。比如,csr部门的专业公益伙伴所擅长的外来务工青年融合的知识可以帮助企业人力资源部门更好地应对青年人才流失的问题。而这些知识是公益组织长期基层工作的积累,弥补了商业咨询公司懂市场却不懂社区的知识盲点。

*

中国csr经理人自组织的形成、发展和壮大对于国家整体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意义,在于为这个国家新航海时代,提供了强大而有力的跨界型人才与智库群体。

*

* 改变与国际ngo/境外ngo原有的合作模式,充分发挥他们在海外社区的经验和影响力来提升中国本土企业在进入国际市场过程中的社区融入。

这种生命力的体现不在于csr这个术语的推广,而在于其核心理念在业务过程中的落实和延展。

*

二、

高质量、高附加值的互动所产生的活跃度:组群活动形式丰富多样,从论坛、沙龙、培训讲座到聚会派对以及参与企业或ngo的csr项目策划,活动主题从对新入门从业者的知识技能普及,到邀请业内专家和资深经理人分享趋势、最佳实践和职场技巧等。

在成立之初,这只是一个由十几位csr经理人组成的一个熟人微信圈,在喝酒吃茶、谈风论月中也有一些职业感悟的交流。从2013年开始,基于微信群的csr同行交流与互动变得更加深入与频繁。随着越来越多新伙伴的增加,发起者开始讨论组群管理和维护,让热心的参与者变成了组织者的一部分。于是,当初以活动为重点的

从实效角度看,企业社会责任无论是政策、指南还是理念想在中国得以推行和落实必须要有足够的载体。而以拥有多年积累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等城市为代表的地区恰恰为此提供了坚实的支持平台。

(作者简介:若乙,国际商业传播师协会认证传播师,历任全球五百强企业中国与亚洲社区事务与企业社会责任负责人,上海欧盟商会企业社会责任论坛主席,拥有十几年企业社区与责任发展战略制定、企业公益基金建立与管理以及企业战略志愿者管理等工作经验。)

corporation)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各类外资企业。而随着近几年中国作为第一大经济实体,其本土企业开始走向海外,企业社会责任无疑是中国开始面向海外进行价值输出的重要途径之一。这个过程可能涉及到几个方面的准备和铺垫:

其次是心态,很多时候我自省自己是否会在压力、诱惑或状态低迷等等内外因素下忘掉当初选择这份职业的初心?是否会忘掉要打破自己固执的立场和温水煮青蛙的舒适区?是否理解我的内外部伙伴与目标受众,并用他们所接受的平等态度与方式进行沟通?

在这里,我非常赞同在今年一月份csr微客年会上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社会责任中国办公室梁晓晖博士在“为什么企业社会责任将死?”主题分享中对从业者消灭幻想,消灭高冷,消灭自我的建议:“你要意识到,你之所以做csr这件事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这件事要实现真正的价值,尤其是商业价值,就必须要有其他部门来完成,至少是和其他部门一起来完成。所以各位不要把自己做的事情专业化,你不要讲自己是一个csr职业经理人,你应该是一个价值创造者和协调部门,而这个部门是协助其他部门来把相关的社会责任议题融入到他们的业务中去。”

我在上一篇文章里提出,csr经理应该具备“一专多能”的素质,而现在正是用武之时。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初级阶段已经到来,从一系列企业社会责任,慈善,环境立法方面的完善,全社会对csr理念的重新定义和延伸,从透明披露到责任投资,从社会创新到“一带一路”,“中国制造2025”等一系列国际化国家策略的提出,我们所处的大时代背景都让csr从业者成为一股方兴未艾又潜力无限的群体。其跨行业、跨领域、跨专业的融合特性,足以拥有改变整个从业者行业思维的巨大爆发力。

* 在海外目标市场的组建常设行业协会和社会责任智库网络,或提升现有海外联络机构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关注度和成熟度。

低调、专注、开放、融合。它,正在形成一股正直,坚韧而温暖的力量,这就是我们今天的csr we can.

相对于传统意义上政府关系(gr)、公共关系(pr)职能或者员工关系这样的企业岗位,csr从业者的发展标志着一个新职业群体的萌芽。这个群体区别于精细化分工的专职岗位,更注重从业者跨界、跨专业、共享和变革管理等方面的能力。这又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呢?

“审美疲倦”,会出现几年前我经常听到ngo伙伴们自嘲的“关起门自己玩儿”的状态。无论去到哪里,都是那几张熟脸,那几个烂熟的理论和概念。ngo被边缘,企业csr经理人被边缘,这些说法何其相似。这两年csr经理人何尝不是时不时陷入孤芳自赏,关起门自己玩儿的状态呢?结果就是无论去到哪里,都是那几张熟脸,那几个烂熟的理论和概念,而做的事还是飘在空中或止步不前。这样下去,csr